咨询邮箱 咨询邮箱:info@shixiad.com 咨询热线 咨询热线:189 3888 0619 石溪微博 石溪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【石溪传播-网络日志】《一言难尽》
发表日期:2014-10-27 23:48   文章编辑:admin    浏览次数:
 我说要走,三妹欲言又止。

难道有啥事?

我问:“咋了,三妹,有心事?”

她说:“也没啥事,你很着急回去吗?”

我说:“不着急呀!”

她说:“那一起出去溜达溜达吧,跟你聊点家常事。”

我说:“你爸又催你结婚了?”

她说:“不是这个事。”

我说:“那咱俩去散步吧,从八大关走到栈桥,然后从栈桥再走回来,全程木栈道,如何?”

她说:“可以。”

我说:“带上泳衣,等太阳落山了,咱去游泳。”

她说:“我车上有。”

我说:“我先跟你嫂子请个假,我跟她说好今天一起回老家,我们出来一周了,我儿子特别像我,在城里待不住,就是想农村的家。”

她说:“嫂子不会生气吧?”

我说:“不会,你嫂子就喜欢在城市,她不想回农村,她在城市也有资格感,一群人围她转,无论年龄大小都喊她嫂子,在我们村没人搭理她。”

她说:“其实嫂子挺不容易的。”

我说:“是的,每当想到她从四川嫁过来,我就觉得挺内疚的,我能给予她的东西也很少,只能给钱。”

她问:“你家房子车子是谁的名?”

我说:“房子都在她名下,车子都在我名下。”

她问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贷款?”

我说:“有两个原因。第一呢我爹接受不了贷款;第二呢我们没有正式工作,银行不愿意贷给我们,干脆就付全款了。我们又不做生意,要了钱其实也没啥用。”

她说:“你的那些资金,若是用杠杆能撬动上千万的资产。”

我说:“你说的,我都懂。我身边就有职业的炒房专家,他们也是给了我这样的建议,可是我不想在这上面投入过多的精力。他们表面上投入很少,其实投入非常大,投入的是情绪:焦虑、暴躁、担忧,政策有个风吹草动就紧张的不得了,而且贷款材料多数造假,还有法律风险。”

她说:“没你说的这么夸张,你只是给自己找了借口而已。”

我说:“你说的,也对。”

我给媳妇打了个电话,请了假,媳妇也很开心,她约着一个朋友带着孩子去看3D电影。这个朋友也是个奇葩,曾经是我们圈的大姐大,谈了8年恋爱,父母坚决反对。因为她是白富美,而对方是个离异男,年龄差别也很大,她硬是把自己熬到了32岁,父母同意了,结了婚,生了娃,男的出轨了,第二天就离婚了。

她说:“我可以容忍一切,就是这个事不行!”

如今,她自己带着娃,她跟我媳妇关系很好。关于她的故事,以后再写。她也是创业的一把好手,其实她根本不懂互联网,但是她懂人。

三妹问:“中午吃啥?”

我说:“小倩倩。”

三妹说:“行,咱俩打车去吧,那里不好停车。”

小倩倩是啥?

馄饨,也算青岛特色。

在山东,午餐属于正餐,岂能吃个盒饭就打发了?

馄饨,听起来像路边摊,实际上,青岛的馄饨店还真不是路边摊,有点像大娘水饺,谈不上高大上,但是也不至于很寒碜。

我在青岛待了几年,后来去了上海,我觉得完全适应不了上海的节奏,为什么?

因为,上海中午吃盒饭!

到了小倩倩,三妹要了一碗馄饨,我呢?

一碗馄饨,一条兔腿,一个卤蛋,两个烧饼。

一碗馄饨,三妹也没吃了。她光喝汤了,把馄饨舀到我碗里了。说是要减肥,看来减肥是女人永恒的话题。

三妹应该有120斤吧?

但是她个头高呀,比我矮一点点,应该有17左右吧?短发很利索,有点像欧阳夏丹。读书时,我还真没注意过她,为什么呢?

因为,那时她不够出彩。

这几年,她越来越有钱了,越来越会打扮了,看起来也越来越顺眼了,甚至有点白富美的感觉了?

至少,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很重视她了。

谈不上仰视,至少很尊重了。

吃完饭,她要回家换衣服,我就跟着去了,去参观一下闺房……

闺房很小,前几年很流行的MINI公寓,开门见床型的,旁边有个厨房和卫生间,收拾的没有金彩云那么利索,倒也不至于凌乱。

我说:“房间这么小呀?”

她说:“我自己住。”

我说:“你这么有钱,应该搞个别墅呀!”

她说:“我觉得现在挺好了,刚毕业的时候,我去北京找工作。我表姐在北京电力,她安排我住了一晚酒店。那是我第一次住酒店,我觉得酒店太好了,那时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有钱了,买套小小的房子,装修成酒店的风格。”

我说:“我能理解你,这也是我以前的梦想。”

三妹去厕所换好了衣服,一身运动装,小T恤,小短裤,倒也有那么几分女人味。

洗了两个苹果,一人一个。

拿了两瓶水,一人一瓶。

拿了两个帽子,她戴了一顶,扣我头上一顶,新百伦的运动帽……

我问:“你男人戴过的?”

她说:“滚你的,这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,一次都没戴过。”

我说:“假的吧?”

她说:“不要就算了,还给我。”

我们准备开车去八大关,把车子放到阿俊姐的咖啡店,就是那个55人咖啡,是个独院别墅,停车不用花钱。

我问:“我帮你开吧?我还没开过535GT呢?”

她说:“行!”

我问:“才跑了6000公里呀?”

她说:“平时很少开,就是过年开着回了趟老家。”

我说:“男人,往往因为车子而喜欢一个女人。”

她说:“谬论!”

我说:“前几天,我认识了一个韩国姐姐,她开了辆陆虎卫士,太帅了,我觉得我又有恋爱的感觉了。”

她说:“你少来了。我跟你讲,过了30岁的人,即便是谈恋爱,也是为了强强联合,为了资源共享,因为大家都很理性。”

我说:“我不认同,那你说人家跟我在一起图什么?”

她说:“你是个上班的,她肯定不搭理你。”

我说:“错了,我就是个上班的,她也喜欢我,我有这个判断力。”

她说:“你呀,太天真。”

我说:“你呀,太理性。否则咋可能找不到男朋友呢?”

她说:“懂哥,你要再这么说一次,我就真生气了,我不是找不到,我是不想找,我想找人结婚,随时随刻。”

我说:“那你也别挑战我,我不喜欢别人怀疑我的感情。”

她说:“你就是太天真,苏依然跟我讲过,那个女的看起来50岁了,你找妈呀?”

我说:“苏依然是嫉妒人家好不好,那女的看起来最多35岁,绝对优雅,你见了都自卑。”

她说:“好了好了,不争了,我又不是你媳妇,我操这个心干嘛?!”

也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,木栈道上几乎没人,偶尔有一两个骑行者,还是老外。我们俩并排前行,三妹的体力肯定没问题,在大学里就是篮球队的。

我说:“我在家里的时候,从来没想过赚钱。因为我们根本不花钱,来青岛找你们玩一圈,就觉得有些自卑了,压力很大。”

她说:“你是不想赚。”

我说:“我是真想赚,可是不知道怎么赚。”

她说:“你的钱,其实都是被别人替你赚走了。你不断推广别人,别人不断撒网,都把鱼给你捞走了。”

我说:“过去是有过这个现象。今年推广了两个人,他们都赚了100多万,但是都出问题了,对我影响非常大。”

她问:“你又得到了什么好处呢?”

我说:“吃了,玩了,仅此而已。”

她说:“你别总是当着光乐的面说人家傻,这样让人下不了台。你说话总是这样,一点都不注意场合,你要给苏依然留点面子。”

我说:“苏依然又不是不了解我,那跟我自己的媳妇没啥区别。”

她说:“你就吹吧,让光乐听到了,不灭了你才怪!”

我说:“光乐是命好,高中都读了六年的人,结果开上卡宴了,逆天了吧?我要是娶了苏依然,我有那么好的岳父,我现在早开上法拉利了。”

她说:“你真的不了解他,他很睿智。他的员工全是他的亲戚朋友,从老家跟着他过来的,这么多年没有离职的。即便是不赢利,他也照常给发工资,而且工资一半是发到个人手里,一半是发到家长手里。”

我说:“青岛这边员工跳槽率高吗?”

她说:“太高了,大家都觉得淘宝很简单,干上半年就跑了。我现在只招聘两类人,一类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一类是40岁以上的阿姨。大学生做客服,阿姨做管理和后勤,我们公司没有一个男的,全是女的。”

我说:“那我去你公司上班吧?”

她说:“不要,太丑!”

三妹在我眼里,一直都是个假小子,今天见她穿运动装,突然感觉她也蛮性感的。特别是平坦的肚皮,在胖女人横行的北方,实属少见。

这样的女人,男人为什么不敢追?

因为,你送她东西,很难打动她。凡是有点脑子的人,就喜欢评估成功率,想想还是算了吧。结果那些没脑子的,就跟光乐似的,只知道一味的对女神好的,往往成功了。

我想,三妹最终可能也会嫁个光乐那样的男人!

我问:“为什么说光乐大智若愚?”

她说:“昨晚咱在一起喝茶,你出去接了半天电话,我就跟光乐聊到了你。我在想,苏依然突然靠近你,是不是想找你给推广作文培训的招商加盟。若是找你推广,肯定能招到50家以上,也能有个上百万的利润。我就从侧面问了问光乐的想法,光乐说了一句话,我特别感动,是替你感动的。”

我说:“我知道他说的什么话。”

她说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我说:“那你靠近我,有目的吗?”

她说:“从生意角度来讲,肯定有。年初你推广了一个做淘宝的,说是一年赚200万,招学生一个人10万的学费,你还记得不?”

我说:“记得。”

她说:“当时我就在想,其实我的淘宝模式才是最具有可复制性的。每个人只需要学会了数据分析,就能找到小偏门,而且彼此不存在竞争。我要是搞个淘宝培训,每人10万元,学不会就退款,一把能招200万吧?”

我说:“能。”

她说:“依我对你的了解,给你5万元,你就很满足,对不?”

我说:“不用5万。”

她说:“当时我天猫店持续在投入,我现金流很紧张,我就想找你搞这么一把。但是想来想去,觉得对你不公平,就没干。”

我说:“谢谢你跟我说真心话。”

她说:“所以,你别光看着谁围着你,谁对你好。无利不起早,大家看中的不是你这个人,而是你的人气。”

我说:“不完全是。”

她说:“至少代表了一大群人吧?”

我说:“是的,这个我早就意识到了。”

她说:“所以,你不能说你赚不到钱。你是有价值的,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赢利模式。另外你太清高了,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?”

我说:“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清高。”

她问:“你觉得自己是文人不?觉得赚钱丢人,对不?”

我说:“有那么一点。”

她说:“你又想赚钱,对不?”

我说:“是!”

她说:“昨天,咱走的时候,孟老师说了一句话,她说你了。”

我说:“我没听见呀?”

她说:“孟老师说,小董纠结的并不是写作模式,而是套现模式。”

我说:“胖娘们这么说我了?这么恶毒?”

她说:“孟老师的意思是说,你的问题根本不在写作模式上,而是你没想好到底要什么。若是想赚钱,那么你就写软文,一切朝钱看,以赚钱为直接目标,哪怕有60%的人骂你也无妨,因为有40%的人会支持你,他们支持你就会买单。若是想当文学大师,那么就走纯文学的路子,不写日记,只出书,走林清玄的道路,每年出三本书。什么内容都写,什么体裁和题材都试。若是走成名路线,那么就去写热门话题,无下限,什么热门批判什么……”

我说:“妈的,胖娘们背后黑我。”

她说:“你要是再这样,没人愿意指点你了。”

我说:“让你说的我没心情散步了。”

她说:“你不是自称内心很强大吗?”

我说:“现在很柔弱了。”

她说:“到前面亭子里坐坐吧。”

我说:“带钱没?给我买个冰淇淋吧?我儿子每天都去肯德基吃一个,但是我从来没吃过,有次我舔了一口,他不高兴了,哇的就哭了。”

她说:“说的这么可怜。”

我说:“我真没吃过。”

三妹真去买了两个冰淇淋……

天气太热,化的太快,舔起来多费劲,我直接当玉米啃着吃了。

我抬头看看三妹,她在那里很认真的舔着,一层一层的,一圈一圈的,而且是从下往上用舌尖舔。

我说:“姐姐,你这姿势太邪恶了吧?”

她说:“滚一边去,你去国外看看,人家吃冰淇淋都是这么吃的。”

我说:“酸梅汤应该很好喝吧?我也从来没喝过,我看到旁边小姑娘拿着,貌似很好喝的样子,姐姐你帮我买杯吧?”

她说:“你平时都不带钱?那你咋泡的妞?”

我说:“钱包在我背包里,背包在你车里。”

她起身去给买了一杯,真的很好喝。这是我第二次喝酸梅汤,第一次是在日照的万平口,还是读书时喝的,跟前前前前前女友。

三妹说:“懂哥,跟你说个事,木拉离婚了,你知道不?”

我说:“我不知道呀?他没告诉我,因为你?”

她说:“不是因为我,我想让你去找他谈谈,开导一下他。他现在特别低落,这两年他太不顺了,妈妈走了,爸爸走了,公司倒闭了,又离婚了。他现在老的特别快,你帮帮他吧?他听你的。”

我说:“他父母去世了,我是知道的,当时他妈妈推进手术室的时候,给我打了个电话,问我有钱不?我一共3万块钱,给打过去了,后来我们俩没见过面。我也不好意思主动给打电话,我怕他以为我要钱,去年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就说了几句话,最后说了一句:懂懂,我很想你,然后就哭了,我把电话就挂了。”

三妹哭了,特别伤心。

她说:“我们俩分开以后,我就没见过他。我是最近才知道的这些事,我没有帮上他,反而不断的伤害他。”

木拉是三妹的前男友,78年的,济宁医学院的计算机老师,跟三妹在网上认识的。因为三妹而辞职到了青岛,真的是为爱疯狂。当时全家人反对,毕竟丢掉了铁饭碗。

当时,三妹带着木拉参加我们的同学聚会,我就跟三妹讲,你们俩不合适。

三妹问为什么?

我说:“不是一路人,你看看他?西装革履,如此的儒雅,永远都是文质彬彬,你看看咱这些做互联网的,大裤衩子,头发乱糟糟的,你们俩生活不到一起。”

我们是学印刷的,三妹毕业后在青岛印刷厂上班。

木拉辞职跑到青岛以后,也没有工作,三妹就让木拉跟着我们几个做电商的混。木拉毕竟是计算机老师,他对电子商务很敏感,很快就融入到了我们圈子里了。

最典型的变化是什么?

他也穿大裤衩了。

木拉大约有10万的积蓄,他是个相当大方的人。无论大家在哪里吃饭聚会,他都是买单者,他不计较这些钱。

木拉老家是菏泽的,他并不适应海边生活。木拉第一次请我们吃饭是在云霄路的海鲜大饭店,他点了一桌子肉菜,鸡肉,牛肉,猪肉,他不吃海鲜。

后来,成了我们调侃他的话柄。

那时的三妹很传统,坚持不跟木拉同居,当然肯定睡过。我在青岛自己住,而且是复式楼房,木拉就跟我一起住。那时我们离栈桥很近,没事我们俩就去海里游泳。

以前,我觉得木拉没有特长。

但是,一起游泳后,我知道木拉有特长了,而且是真的特长。

木拉、阿俊这两个人,就成了我在青岛最好的两个朋友。我们三个人经常聚在一起,三妹平时要上班,很少跟我们在一起玩。

那时,天猫刚刚兴起,很多大型品牌都在找人托管运营。

我有个独特的资源,就是我出版了一本关于企业互联网推广的书。很多企业老板就找我给推荐人才,类似鬼脚七现在的角色。

故事,是从一场艳遇开始的。

有天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北京的,那时书上有我的电话号码,一个女的,她问我是不是懂懂的秘书?

我说:“不是啊,我就是懂懂呀!”

说了很多客套的话,又是夸书写的好,又是夸我平易近人,最后要了我的地址,她送了我一部手机,诺基亚E72I,带导航的那一款。

过了不久,她说要到青岛出差,问我方便不?

我说,方便。

我去接机,晚上8点我就去机场了,一直等到了凌晨1点。飞机延误了,她下午5点就去机场了,晚饭也没吃。

凌晨1点,我们就去喝扎啤,吃烧烤。

那时,我也没结婚,也没女朋友,也没人管我,爱喝多少喝多少。她也是蛮能喝的,那个女的长什么样?

短发,也像欧阳夏丹?

咋我认识的女孩多像欧阳夏丹?

我喜欢欧阳夏丹!

年龄大约35岁左右,很有气质。北京本地人,单身,意大利回来的海龟,胸不大,但是穿了一个低胸的衣服,朝里一瞅,就能瞅到肚皮,很空旷。

我俩喝了四扎啤酒。

喝到了凌晨3点多,喝多了,就胡说八道,我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?

她说喜欢毛重的,意大利款的。

我把裤腿挽起来问:“够吗?”

她说:“还可以,哈~

凌晨3点多了,也没必要睡觉了,去海边看日出吧?海边沙滩上有很多露宿的,有情侣,有流浪汉……

栈桥那边有好多搞车震的,特别是到了下半夜,更是肆无忌惮。我们遇到了一个,相当的大胆,里面还开着灯。

在海边转了一圈,什么故事也没发生。

当年的我,就是个土鳖,当然,现在还是土鳖,只是土的轻了一点。

对于北京的海龟而言,即便是人家同意,咱也不敢,因为她身上有光环。她有些困了,想回酒店了。回去的路上,她走不稳当了,挽着我的胳膊。

到了房间,她问我还回去吗?

我说:“回去。”

她说:“两张床,若是不介意,明天再走!”

我还是坚持走了,因为我怕勺子掉到缸里了,毕竟是意大利留学回来的……

第二天,中午11点,我去酒店找她。

此时的她,跟前一天截然不同,特别精神,也换了衣服,更漂亮了。我后悔死了,她跟我有距离感了,可能也是清醒了,不会再给机会了,毕竟她找我是有事的。

她找我什么事呢?

她代理了一个意大利皮包品牌,想找人做天猫运营,她的意思是让我给运营,要么给介绍个人运营。

我肯定不会给她运营的,虽然那时我收入不高,但是一年20万的年薪我是看不在眼里的。

她让我帮着物色一个运营人。

我说:“我有个朋友,很值得信赖。”

她问:“人品如何?”

我说:“从来不占人便宜的人。”

她说:“可以!”

我把木拉介绍给了她,俩人一见面,彼此都相中了,仅仅是指的事业,木拉是个很靠谱的人……

她给木拉开出的待遇是:20万底薪+30%的利润提成。

木拉给我的佣金是:他收入的1/3

我不要,他坚持给。

木拉觉得我帮了他一把,给他指了明路。而我觉得恰好相反,是他帮了我,因为这样美女就觉得欠我一个人情。

这个女的也姓欧阳,叫欧阳多多。

也许是农村出身的缘故,我总觉得北京人、上海人高人一等,若是能得到他们的青睐,咱是做牛做马都愿意。欧阳多多是那些年我认识的唯一的正宗血统的北京人,是我炫耀的资本。

今天,先不谈欧阳多多的故事,其实我跟欧阳多多没有故事,但是在欧阳多多的认为里,懂懂走到这一步,都是她一手策划的。

她说的有道理,但是有些绝对,她忽略了我的勤奋。

2008年,木拉帮欧阳多多做了90万的纯利润。此时他们俩都有了小算盘,木拉的意思是自己创造一个皮箱品牌自己做,因为他已经知道欧阳多多的意大利品牌其实就是浙江产的,不过是在意大利注册了个商标而已。

欧阳多多的意思是自己组建电商团队。

都膨胀了。

我在中间是很尴尬的,我是希望他们继续合作,这样欧阳多多可以继续对我好,木拉可以继续为我贡献利润。

最终,分了。

木拉就去跟暖倍儿谈,给人家鼓吹淘宝多么牛B,那时淘宝商城还不叫天猫,人家不信他……

我有个读者,是给皮尔卡丹做代工的,他是工厂老板,同时又是皮尔卡丹的代理。他在黄岛、胶州都有直营店,工厂在胶州,他的意思是愿意跟我合作。

我就把木拉介绍给了他。

一拍即合!

没有开淘宝商城,就是开的淘宝店,因为是大品牌,又有绝对的价格优势。做了两个月就做到一天发200单货,利润是非常可观的,因为他们不需要走代理渠道,直接从工厂就拿到货了。

2009年,他做了200万的利润,给了我30万。

他年龄大了,需要结婚了,三妹是不婚族,想只维持爱情,不结婚。

俩人分手了,他把淘宝店给了三妹,其实三妹2009年元旦就辞职了,一直跟着木拉做淘宝,她已经完全摸清套路了。当时青岛的电商氛围很好,基本上都是大学同学,我就是大家的资源整合平台。

分手没多久,木拉结婚了,在世纪佳缘相的亲,女方是个官二代,也是70后。女的叫苗甄,苗甄是个很挑剔的女人,相亲时,若是男方吃饭发出声音都算不合格。木拉属于比较儒雅的男人,被相中了。

结婚时,我去了,三妹没去。

婚后的木拉又进入了西装革履模式,他跟我们聚会时,也是穿着西装,据说早上起来,经常需要打电话问媳妇袜子在哪里……

他进入了另外一个圈子,他岳父的圈子。他岳父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够重新上班,例如去一些高校教书,哪怕是职业技术学院。

也许是木拉尝到了电商的甜头,他坚决不去。

木拉有些膨胀,总觉得自己可以操盘整个互联网。他去了上海,去操盘一个大型的电子商务平台,年薪给出了100万。但是最终这家电子商务平台垮掉了,与他无关,是资金链断裂了。

木拉有了女儿,他更加着急,想赚钱。又去了一家红酒电子商务平台,也是没赚到钱,为什么呢?

因为,他过去玩的是野路子,一试就成功。

大型平台是不可以玩野路子的……

2010年,他妈妈查出癌症,只有60岁。他回家了,一直陪到妈妈走了。

2011年,他爸爸查出癌症,也是60来岁。他带着四处求医,2013年去世。

他很少回青岛了,因为整个人彻底被家庭打败了。他觉得是农村水源污染造成了这一切,他又钻到牛角尖了,非要弄个明白,又是化验水,又是写信……

2011年,我曾经出现过煤气中毒,当时我脑子里显现的人就是木拉。我想告诉他,若是我真的走了,父母就交给你了。

因为,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。

做电子商务的人喜欢找小姐,越优秀的人越找。木拉也需要陪客户,他从来不找,最多就是陪小姐聊聊天,而且他从来没出过轨,哪怕三妹去找他,他也拒绝了。

他离婚,我认为是早晚的事,因为他不赚钱了,而嫂子的公司业绩越来越好。

跟三妹聊了一下午,三妹眼皮都哭肿了。

我说:“这是木拉的命,他就是来修痛苦的,我们只能祝福。我不希望你再走入他的生活,我也不希望你去打扰他了。他也不需要你的钱,他跟我讲过,他只想在农村安静的生活着。”

她说:“我想帮帮他。”

我说:“我一直没见他,他喊我去过菏泽,我犹豫了很久,没去,其实他是被我们害了。若是他安心去上班,现在家庭是很幸福的,今年我们在QQ上聊过一次,他还是喜欢谈大格局,我跟他说,电子商务已经不是当年了。”

木拉的妈妈去世后,我们俩深聊过一次。他说妈妈得癌就是被自己气的,自己辞职了跑到青岛去了,结婚后又四处乱窜,又没赚到钱……

一个人,其实很脆弱,看似腾云驾雾,其实说倒下就倒下了,而且爬起来很难。若是我现在突然倒下了,我接着就颓废了,谁愿意拉自己一把?

三妹说:“我害了他,我想帮帮他,怎么办?”

我说:“你别出现,就是最好的帮助,让他清净两年吧。”

她说:“我只是觉得他好苦呀!”

我说:“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个词,刺扎在自己身上别人根本就不知道多么疼。咱都理解不了他,给他足够的空间,我之所以不愿意出现在他身边,不是我不在乎他了,而是我不想再次放大他的内心。”

她说:“他要是好好上班多好呀,不至于离婚,我看到他幸福我就很开心。”

我说:“2012年他就想过离婚了,因为家庭关系不对等。他给我打过电话,讲述了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:门不当,户不对!”

我们俩步行到栈桥,三妹累了。

我说:“打车回去吧?”

三妹说:“好!”

她一摸口袋,发现只有3块钱了,当时她只带了20块钱,买冰淇淋和酸梅汤花了,这可咋回去?

我说:“我有个办法,保证咱很体面的回到八大关!”

她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我趴在她耳朵边上说了我的想法。

她狐疑的盯着我:“能行吗?会不会让人识破?”

我说:“不会的!”
标签: